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高清跑狗图 > 读噪声 >

现场丨JAMC:冷酷噪音朋克的诞生

归档日期:05-28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读噪声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5月22-23日在上海瓦肆现场,由开功(Split Works)主办,他们和Jesus and Mary Chain(JAMC)其他乐队成员带来两场演出,潮水般吸来全国歌迷。

  活跃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JAMC是很多人的“青少年乐队”,带一抹异色。诞生于1985年动荡不安的英国,因意外产生的回授噪音为人识。后来说是他们开创的“自赏派”(Shoegaze),其实只是敏感的英国瘦男孩在台上爱低头。

  玩朋克,却是拘谨的朋克,身体不张扬,噪音却适时出现如彩虹灿烂。1985年英国矿工运动的躁动因子渗入球场和音乐现场,生出台上人冷酷,台下人暴动的奇异场面,载入乐队的传奇手册。

  但现在这一切都不存在了。2019年的上海,JAMC的现场干干净净。按rundown演一遍,唱完下台。歌迷大叫不舍,吉姆·里德让大家再发出点声音,“我们就会回来”。一如既往地酷,噪音和朋克几个简单音、几把基本鼓点的配方没什么瑕疵,但到底缺少了现场的不可复制感。

  1998年,洛杉矶,苏格兰乐队Jesus and Mary Chain的演出进行了十五分钟就不得不停止。舞台上和巡演中,兄弟俩恨不得杀了对方。

  更早的时候,乐队在家乡东吉尔布莱德的社区中心排练。人们透过窗户看见四个极瘦的男孩戴着墨镜,在地上摆开器材,争吵不休地过了半小时,然后各自回家。

  1985年乐队的首次伦敦演出前,二人在调音台前互相开火。吉姆对威廉姆搞出的回授效果很不满。当晚他们翻唱了平克·弗洛伊德(Pink Floyd)未发表的《Vegetable Man》和杰弗逊飞机(Jefferson Airplane)的《Somebody To Love》,但极少人听清楚了这支乐队在唱什么。

  舟车劳顿、炎热、醉醺醺,演出搞砸了。巨大的噪音超出控制,像一团白色火光,裹住歌曲的真身。观众觉得受到愚弄而愤怒,在场的艾伦·麦吉(Alan McGee,著名独立厂牌Creation的老板)却如获至宝,向他们提供了一纸唱片合约。

  浮在空中的噪音后来成为这支乐队的标志,充满狂暴如足球流氓的观众的现场构成JAMC传说的来源。

  经过近12个月的坚持,英国矿工的大罢工失败,极大削弱了英国的工会运动,对英国的工业关系产生决定性影响。撒切尔政府和保守党的最终胜利对英国的影响遗留至今。政治震荡渗入社会的各层面,发生在布鲁塞尔的海瑟尔惨案因利物浦与尤文球迷干架而起,造成39名球迷死亡,300余人受伤。

  1985年的流行文化愈发向主流倾斜。日间电台留给不合群的刺耳声音的时间越来越少。音乐开始以影像为最终目标,MV传播的魅力超过了现场。“拯救生命”(Live Aid)大型摇滚演唱会吸引了100多位摇滚巨星,通过全球卫星转播吸引了近15亿观众。为埃塞俄比亚饥荒筹款的演唱会变成摇滚明星们宣传自我,提升销量的绝佳手段。对这桩看上去双赢的好事,里德兄弟直到今天仍旧持怀疑态度。

  这场超级演唱会让很多快要灭绝的恐龙乐队重新成为流行“巨星”。而JAMC的成员是书呆子花岗岩脑袋。“翻了五倍十倍的唱片销量收入难道不也应该拿去赈灾吗?用别人的灾难推销自己算什么?”

  这几个人当时还天真,以为朋克浪潮真的多少改变了人,让人不那么虚伪和利己。“拯救生命”的大获成功打消了他们的幻觉,“让小孩子听那些垃圾乐队不如来听我们”。

  JAMC的出现生逢其时。带着时代印记,焦虑不安,又具青年独有的骄傲和不取悦,非常英俊但拒绝与观众目光对视。

  同样在1985年,JAMC发表后来成为经典的《Psychocandy》。这是一张绝对紧致的专辑,像乐队四位年轻人一样极瘦,无一丝赘肉。噪音也盖不住优美简洁的旋律,对怎么用最少的乐器,对乐器做最少的功做出好听的音乐,这支乐队很有自己的一套。

  他们不是后摇,本来无意用吉他音墙和滋滋的电流刻意制造氛围,把情绪推向高潮。他们只是想做“好听”的吉他摇滚,是流行也没关系。能流行更好。

  JAMC早就拥有 “超前”的意识:自己可以既是摇滚又是流行。不懂的反而是,为什么那些号称喜欢朋克的人却讨厌“沙滩男孩”(The Beach Boys)。好听有害吗?

  《Psychocandy》的诞生结束了人们对JAMC噪音大于音乐,骚动大于内涵的偏见。

  JAMC为摇滚呈上一份不同往日的配方,很快便大受英国人的欢迎。当摇滚乐手们受性和药物的驱使在舞台上极尽张扬,这群瘦男孩仅仅保持一个很丧很无聊的姿势,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(与效果器)就行了。一副什么都不在意,更不想取悦观众的样子。当然也不想激怒观众,你听你的,我做我的。

  他们是摇滚领域的技术革新者,用放大器和谐波失真制造各种回授效果。要诀在于JAMC的噪音并不浓厚,听上去像马路对面放的什么音乐,混杂街道产生的源源不断的声响。

  现场最美好的时刻是他们演完一支线条清爽的曲子,结尾处突然噪音大作,仿佛雨后彩虹把室内浑浊统统荡涤干净。

  首专惊艳之后,JAMC没有抓住噪音的薄纱不放手。《Some Candy Talk》(1986,EP),《Darklands》(1987)走向最基本的流行乐架构,连鼓手也被鼓机替代。《Happy When It Rains》《April Skies》,他们在若无其事的美好旋律里木讷地唱滴血的词。分崩离析的暴力世界里,小人们在刀锋上做爱;或是生活在黑暗的世界,在虚无的边缘不可抑制地喷涌出词汇。

  乐队一度在1989年的《Automatic》减员至只剩兄弟二人,将鼓机给推到前台,贝司在键盘上敲出,标志性的回授消失无踪。但里面的《Head On》反而凸显硬硬的摇滚骨架,原始摇滚的魅力在此。

  1998年乐队发行《Munki》。1999年乐队解散。2017年,里德兄弟部分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后携手拿出新专辑《Damage and Joy》。其中既有《Amputation》(也是上海现场的开场曲)这样从1980年代直接飞过来的歌,也有更像后来的英伦独立(也就是更没劲)的歌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sarlnogues.com/duzaosheng/286.html